您的位置:奇書網 > 武俠修真 > 大夏妖僧 > 第二十九章 惡之極惡

第二十九章 惡之極惡

作品:大夏妖僧 作者:桃燈居士 字數: 下載本書  舉報本章節錯誤/更新太慢

    聲音傳遞之后便是地面的震動。

    仿佛里面即將要走出一個不可思議的怪物。

    陳牧面色越來越凝重,目光未曾挪移絲毫,緊緊的看著深處,身上的金光也是漸漸強烈,如今去看,還有些耀眼。

    鶴云空也沒有閑著,此時已經把劍抽了出來,他不知道陳牧說的準不準確,但是獠給他的印象,實在是太過深刻。

    時間流逝,震動逐漸平復,終究是沒有走出可怕的怪物,這讓鶴云空有些疑神疑鬼,不禁朝著陳牧問道:“陳老弟,貌似也沒有什么狀況啊?”

    陳牧吐出一口氣。

    剛剛吼聲傳出來的一剎那,他確實感受到獨屬于獠的那種可怕的波動,否則也不會立馬做出反應,如今既然沒有東西從里面出來,心中無疑是松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當然也不敢卸去所有的防備,此時沒有怪物出現,不意味著繼續走下去,自己便不會遇到怪物。

    “老哥,咱們還是小心一點,里面的東西,就算不是獠,但也絕對不會比它弱。”

    陳牧給出了自己的建議,此時他身上的金光逐漸散去,臉色也緩和了下來,不過雙目中的慎重卻是沒有絲毫削減。

    鶴云空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他心里可是清楚,踏進這處山洞開始,甚至更早之前,進入朱雀嶺的那一刻,警惕心就沒有少過。

    山洞逐漸平靜,兩人的步伐也是越來越趕,仿佛里面真的有什么好東西等著他們去拿,不過兩人的面色卻是很凝重。

    砰……

    一聲巨響再次打破了這里的平靜。

    兩人的腳步瞬間停了下來,此時鶴云空目光看著陳牧,不禁開口道:“陳老弟,看來前面真的有東西。”

    陳牧都不想吐槽了,這樣的情況,前面沒有東西才怪……這不是一句廢話嗎?

    “這聲音,應該是野獸類的存在,我們先過去看看。”陳牧沉默了片刻,幽幽道出一番話語,隨后直接朝著前方走去。

    危險是肯定有危險的,然而他們還能退出去不成,以其在這里躊躇不前,還不如進去看看。

    鶴云空沒有意見。

    他們來都來了,自然不可能選擇撤退,何況有陳牧這個先天高手帶路,即便里面真的是獠,自己兩人想要逃的話……它還能攔得住?

    帶著這樣的念頭,鶴云空稍微有了些許的放松……天塌下來有高個子頂著,自己瞎操個什么勁。

    山洞很深,如今他們已經走了大概一個時辰,他們可是武者,少說也深入進去幾十里路,然而依舊沒有觸到底,即便聽到吼聲,也是又走了半個時辰,他們才看清發出吼聲的到底是怎樣一種怪物。

    一條條碗口大的鎖鏈,橫亙在洞內四周,它鎖住的對象則是一個奇怪的生物。

    它有三米多高,全身長滿了棕色的毛發,一張猙獰的熊臉,卻是人類的身軀,一雙紅瞳看到兩人之后,口中再次發出一陣震耳的怒吼聲。

    并且不只是一只被鎖在這里,放眼看去,這個占據了十幾公里的洞中,鎖著密密麻麻這樣的怪物。

    一聲吼叫,整個山洞都在震顫,兩人急忙捂著耳朵,然而鶴云空的鼻血還是止不住的流了出來。

    隨之哐當哐當的鐵鏈晃動的聲音便在此處回蕩。

    陳牧率先反應過來,這類生物,他曾在山海集里面看過,不過都是存在于傳說,如今被鎖在這里,內心充滿了震撼。

    “熊頭人身,毛發甚密,這是惡中極惡的熊煞啊!”鶴云空開口,他看著手中的鮮血,嘴角露出一抹苦澀……自從被獠擊潰之后,體內便存留著暗疾,

    “老哥,有沒有什么對付的辦法?”陳牧自然知道這群怪物的身份,不過如今可不是過來認怪的,這么一大群,的確是被鎖鏈鎖死在壁巖之中,然而也堵住了他們的去路。

    “我還真不知道有對付它們的辦法,這東西跟獠差不多,甚至更加兇惡,也不知道是誰的大手筆,竟然在這里困了一大群。”鶴云空看著面前的熊煞,當確定它們無法從鎖鏈中掙脫出來之后,瞬間松了一口氣,隨后悠悠的道出了一番話語。

    “總會有辦法的,要不然,他們是怎么進去的?”陳牧皺著眉,稍作思索之后,提出了一個疑惑。

    一路走來,沒有見到新鮮的尸體,這樣去分析,要么便是那群人成功從這里闖了過去,要么就是直接進了這群怪物的肚子。

    然而即便是進了怪物的肚子,地上總會有血跡的吧!不可能一點動靜都沒有,那群人便乖乖的成為這群熊煞的腹中美食。

    鶴云空一愣,仿佛想到了什么一般,朝著陳牧回應道:“陳老弟,你倒是提醒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老哥,怎么說?”陳牧以為鶴云空想到了什么方法,詢問的時候,眼睛都亮了許多。

    “我聽過一個傳聞,不知道真不真實,不過按照你剛剛給出的說法,我覺得咱們可以試一試。”鶴云空沒有賣關子,只是目光移向熊煞的時候,不免浮現出一抹猶豫之色。

    陳牧沒有回應,一副靜靜聆聽的模樣,那意思已經很明顯,不管試不試,你得先給我說個明白嘛!

    “傳聞中,熊煞口乃是秘境的傳送門,它肚子里貫通著神奇的世界,只是眼前這情況,你覺得要不要試一試。”鶴云空把了解的都說了出來。

    老哥,你跟我開玩笑吧!熊煞口,傳送門,這八竿子打不著關系啊。

    “真有這種說法,并且眼前的情況你也看到了,沒有血跡,也不見出口,那么他們跑去哪里了?”鶴云空邊說眼里的猶豫也逐漸消失,他覺得應該就是這個樣子,否則無法解釋,除非那些人壓根就沒有進來過。

    “老哥,咱只是過來刺探下敵情,沒有必要把命都給搭進去吧!”陳牧搖了搖頭,這說法就是瞎扯淡,雖說眼前這些熊煞張開口確實可以一股腦的把他們整個身子吞進去,只是后果呢?只是為了一個不切實際的猜測,陳牧可不愿冒這個風險。

    即便他只是一個十五歲的少年郎,不過在理性和沖動去做決策,他情愿保命。
推薦閱讀: 全職高手 飛劍問道 英雄聯盟:我的時代 我是至尊 圣墟 帶著超級戰艦回清末 修真妖孽混都市 回到明朝我做主 重生影后:帝國首席,別過來! 塵香住愁
云南时时购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