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奇書網 > 玄幻魔法 > 我是壓級大佬 > 第八十七章 野狗

第八十七章 野狗

作品:我是壓級大佬 作者:香菜真香啊 字數: 下載本書  舉報本章節錯誤/更新太慢

    因為他們都是無能的廢柴。

    當真把這句話從嗓子里說出來的時候,哇...夏爾德都不知道原來當個大惡人是這么讓人身心愉悅的事情,尤其是對方臉上那種扭曲猙獰,摻雜著悲憤怨怒的表情,怎么看怎么舒坦。

    三年了吧?

    從剛入學到現在,因為零級的關系,被人一口一個沒出息的喊著,夏爾德早就憋著一肚子的氣,現在剛好,痛痛快快的噴了出來。

    遺憾的地方只有一個,這些人全死了,就算聽到也沒辦法從棺材里跳起來。

    不過沒關系,還有十幾個活著,望來的眼神中,同樣也有令夏爾德滿意的情緒在洋溢。

    “夏爾德,你怎么可以這么說?大家都是同學,你不難過也就算了,竟然還詆毀別人?”

    一個脆生生的嗓音響起。

    一聽到這道聲線,夏爾德忽然有了種不妙的預感。

    因為他發現說話的人不是別人,是黛拉。

    她穿著黑色的連衣裙,臉上化著淡妝,語氣,神態,還有肢體動作,都表現出了十足的悲傷,此刻正啜泣著說出這句話,用手帕擦拭眼角,滿是指責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早就看透了這個女人,恐怕夏爾德也會被她的演技所折服。

    但這女人...根本就是個偽善的綠茶婊,她現在跳出來用悲傷欲絕的表情說出那番話,無疑想讓夏爾德變得更麻煩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。

    那些死了孩子的家長,不論男女,不論職業,全都將平日里的教養,禮貌,溫聲細語拋在腦后,齊齊向前逼近,一身的黑色喪服,看著還真有點像暴力團伙黑手黨。

    “道歉!”

    “跪下來!”

    “磕頭懺悔,不然的話就把他腿打斷了,給我的孩子陪葬!”

    這些家長露出毫不掩飾的兇厲神情,正向夏爾德所在的位置走去,而向前被夏爾德推開的中年男人也有了底氣,從地上撿起一塊石頭,惡狠狠抬起手來。

    “這沒教養的臭小子是誰?”有人問。

    “夏爾德...我們班的...最后一名。”

    躲在人群后方的黛拉恰到時機的輕聲補充這么一句,同時悄悄抬頭望向夏爾德,嘴角帶笑,很期待接下來的好戲。

    但是,在她抬眼的一瞬間,夏爾德目光也徑直從前方刺來,像是鋒利的刀子,狠狠扎在黛拉的眼球里。

    那是一種怎么樣的眼神?

    沒有憤怒,沒有怨恨,甚至沒有厭惡,有的只是憐憫,仿佛在看待一條蛆蟲。

    看之生厭,觸之臟手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那些義憤填膺的家長們已經吵鬧開了。

    “最后一名?最后一名!最后一名為什么還活著?!”

    “可笑!太可笑了!我的女兒死了,他這種人還活著,不公平!”

    “光道歉還不夠,打死他,暴尸荒野。”

    聽著這些人說出這些話,讓夏爾德心里連最后的一絲絲愧疚都沒了,他收回盯著黛拉的眼神,一聲嘆息,心想自己果然就不該來這破地方,參加什么破葬禮,還不如在家一個人放禮花鞭炮慶祝慶祝。

    “你們問我為什么還活著,那難道我就非得死?”夏爾德深吸一口氣,目光如芒,掃過這些人的臉。

    “因為你是最后一名,你沒死,比你成績好的死了,這沒道理!”

    “對!你一定是作弊,用了什么手段,肯定是這樣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你就是事件的主謀對不對?我們去治安巡邏局舉報,去神殿,把他關進審問所這輩子不見天日!”

    “就憑你們?”

    夏爾德很冷靜的抬起頭,銀灰色的眼睛里有光焰跳動,冷風拂過發梢,露出五官分明的清秀臉龐,嘴角勾起的弧度不算明顯,卻能讓人很輕易察覺到他的鄙夷和嗤笑:

    “諸位。黃金議會是講法制的國度,帕特里城也是講規矩的地方。有哪條法律法規上寫著,不能在葬禮上露出微笑了?”

    “可他們是你的同學。”其中一名家長雙目圓睜,露出憤怒的神色,死死的盯住了夏爾德,咬牙切齒道:“你不該在葬禮上這么做,滾出去!”

    夏爾德眉頭一挑,嘲弄之色更是明顯:“我真的很煩你們這些人,真的,特別特別煩。瞧瞧你們現在的嘴臉,一個個歇斯底里又非得表現出正義凜然的德行,說到底不就是覺得我沒死,你們的孩子死了,覺得很不合理,很不甘心,對不對?”

    這些家長神情一變,像是被他說中了,互相對視一眼,面色陰沉。

    “可憑什么?就因為我成績差,不起眼,一直被你們的孩子看不起,年級墊底?”

    “別開玩笑了,大叔大嬸們,那是以前,不是現在。”

    夏爾德聳聳肩,不進反退,突然閃電般出手,將最前方一名家長手里握著的石頭奪走,用力砸在地上。

    出手之快,用力之大,讓所有人都沒能反應過來,嚇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除了煩,我也很忙。忙得根本沒時間和你們的孩子過家家,他們覺得自命不凡,牛氣沖天,那是他們的事,關我屁事?一天到晚閑著沒事來找我麻煩,三五一群拉幫結派,不找別人就找我,那還真‘厲害’啊。”

    “哦,現在死了是吧?不好意思啊,他們不是我同學,是我仇人。仇人的葬禮,我才不滾,不但不滾,我還要看著他們一個個下葬,沒事就過來溜達溜達,除除花,養養草,上火了在墳頭滋一泡。怎么樣,犯法嗎?”

    說完這些,夏爾德又深吸一口氣,目光掃過四周,將那些痛恨,怨毒,幾乎暴走的表情和神情全部收入眼底,伸出一根手指,點在自己的胸腔上,高聲道:

    “大叔們,還有大嬸們,都聽好了也看好了。我活著,我就是活著。而活著,就是全部,就是贏了。他們才是弱者,懂嗎?”

    話音落下,一片嘩然,黑壓壓的人群瞬間騷動起來,被夏爾德的言語直刺內心,一個個叫囂著要沖上來。

    其中有一中年男子更是飛奔上前,舉起手中的雨傘,準備往夏爾德臉上刺下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這時,卻有一條游蕩的野狗沖了過來,一口咬在男人的腿上!

    “這個心靈控制的能力還真好用啊。”

    夏爾德眼看著男人哀嚎著在地上翻滾,人群里發出尖銳驚叫,微微瞇起了眼睛自語。
推薦閱讀: 全職高手 飛劍問道 英雄聯盟:我的時代 我是至尊 圣墟 帶著超級戰艦回清末 修真妖孽混都市 回到明朝我做主 重生影后:帝國首席,別過來! 塵香住愁
云南时时购买